關渡美術館

  • 加入最愛
關渡美術館
「影像的現身」4月份新檔展覽引介
今日的影像流動迅速且劇烈,人類的感官經驗在光電科技之下不斷崩解、整合與再擴張,認知互動模式也在過程中隨之改變,影像間可見與不可見的取得、串連、仿製、揀擇、再生成,影像現身的方式成為今天影像的核心問題。

藝術家張永達帶來《透明的風景》,作品探討在面對過往人們透過視覺、聽覺等感知所建構的世界,於今日巨量微感測運算與數據調控等數位化加劇推進的情況下,形成一個身體感官所無法觸及(無所感)的世界,藝術家將對此的想像視為同步與現實環境並存的「透明風景」。

我們總是在追逐著臉龐,藝術家致穎透過《我的笑容力量》提示在全球殖民活動中西方民族學者開啟了一系列來自異域殖民地面容及頭骨的記錄測量,引發的藝術創作與美學觀點革新,至今仍深深影響著我們的觀看方式,藝術家借用著名牙膏品牌的廣告詞句-我的笑容力量,嘗試探索他者的容顏圖像究竟如何召喚了東方,並整合進入當代資本體系。

科技正在改變現今影像的觀看方式,在《隨選》中揭露一部電影是如何獲得「被隨選」的能力?在Giloo的網站與App上,每部電影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單頁」,這個視覺化了的單頁真正的骨肉是什麼?而整個電影資料庫的分類意義是?每部電影同時在雲端儲存服務的機房裡以多個分身存在(因應不同網路傳輸速度需求,提供不同畫質的檔案),是如何與商業模式嫁接(訂閱),並以怎樣的技術手段來到各位的電腦與手機畫面的?這個展覽的內容便是環繞著這些問題。

《太平洋海盜》為臺灣書寫公廠和墨西哥RRD帶來的合作項目,提出知識及資訊唯有在自由的前提下流通、再製,具有能動性的述說才能「有可能」。他們以過去的海盜作為方法參照、當下的海盜作為現象分析,試圖回應關於所有權的提問;同時,對應臺灣與墨西哥的地理位置,以另一種脈拼(mapping)方式-海洋中心取代陸地中心-讓人們可以交換其真正需要的生產手段。

《撕裂傷:不斷分裂的禁忌地圖》展示了社會中禁忌和治理關係的脈拚(mapping)過程,展覽中的所有電影場景的再現及調度,即是為了嘗試使觀眾意識到破除一切已僵化的思考邏輯,得以讓臺灣創作者在性別、性意識及文化政治的議題中能夠有更基進改變的可能性。

關美館4月帶來的五檔展覽小引為「影像的現身」,揭示影像產出與接收形式的變化,試圖呈現影像就異域想像、再詮釋過程中帶來的當下,探索展出作品對話與定義的最大可能,從隨處可及的影像入手,深入其對社會、文化、乃至於普世議題的影響,歡迎有興趣的觀眾於4月19日至6月30日間前來關渡美術館,一探影像的多面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