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渡美術館

  • 加入最愛
關渡美術館
12/28-29<不正當出籠 — 你們是椰子殼嗎?不,我是牡丹> 靜態及動態展演
不正當出籠 — 你們是椰子殼嗎?不,我是牡丹
Onstage Improperly — Are You A Coconut Shell? No, I Am A Peony
 
展覽簡介
名稱 | 不正當出籠 — 你們是椰子殼嗎?不,我是牡丹
(Onstage Improperly — Are You A Coconut Shell? No, I Am A Peony)
日期 | 2019 年 12 月 28 日-29 日 
時間 | 10:00-16:30
地點 |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關渡美術館(501 展館、大門接待處櫃台、儲物區、
美術館外戶外空地)National Taipei University of Arts, Kuandu Museum of Fine
Arts ( 501 Exhibition Hall, Reception counter, Storeroom, Outdoor biside Museum)
 

 

展覽顧問 |王虹凱 Wang Hong-Kai

策展團隊 |余建勳 Yu Chien-Hsun、周佩穎 Patrice Chou、許修豪 Shiu Shou-Hau    黃羿瑄 Huang Yi-Hsuan、潘台明 Phuan Thai Meng

參與創作 |文雄製作Bûn-Hiông Production、周心瑀 Chou Hsin-Yu、林慕真 Lin Mu-Zhen、宮敬婷 Kung Ching-Tin、張美宇 Chang Mei-Yu、張靖瑩 Zhang Jing-Ying、郭承達 Kuo Cheng-Da、陳佳暖 Chen Chia-Nuan、黃子儇 Ng Zhi-Xien、楊祐丞 Randy Yang、羅婉云 Lo Wan-Yu

展覽助理 | 周能安 Chou Neng-An

協助單位 |甘林阿嬌 Kan Lin A-Chiao、甘鶴永 Kan He-Yung、李阿質 Li A-Chih、高森信男 Nobuo Takamori、莊進才 Chuang Chin-Tsai、游惠貞 Yu Hui-Chen、游源鏗 Brady Yu、黃建宏 Huang Chien-Hung、廖瓊枝 Liao Chiung-Chih、饒加恩 Jao Chia-EnZuleikha ChaudhariReinaart Vanhoe、何子彥 Ho Tzu Nyen、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學院 TNUA、宜蘭頭城福蘭社 Fu Lan Club (Toucheng, Yilan)、宜蘭羅東福蘭社 Fu Lan Club (Luodong, Yilan)、淡水南北軒 Tamsui Beiguan、薪傳歌仔戲劇團 Shintrun Taiwanese Opera Troupe、關渡美術館 Kuandu Museum of Fine Arts

 

策展論述

戲班內底三餐攏呷啥?
呃!都一碗魯肉、一盤青菜、閣有一碗湯呀!
哦!有呷魚嗎?
有當時仔亦會有肉鯽仔!

「不正當出籠 — 你們是椰子殼嗎?不,我是牡丹」這檔展演活動源自於一場非線性的訪談/對話的關係網絡;更是一場「不正當」的與歌仔戲與北管亂彈相遇的研究計畫。更貼切的說法或許是,這次的出籠是一趟「聆聽」與「思辨」之旅。在這個聆聽之旅,參與者拜訪了有台灣歌仔戲第一苦旦之稱的廖瓊枝老師、宜蘭羅東福蘭社的北管音樂家莊進才老師、李阿質老師和天才漢樂師甘鶴永老師。參與者透過這幾次的對話與聆聽,作為發展自己藝術語言與思辨路徑的反思。

這次的聆聽與研究計畫將於關渡美術館以類似「軸線式的開放空間」(Open Research Axis)的動態形式展開,並於展場以 Score 的方式引領觀眾以一種非線性的方式進入這個不正當的聆聽研究計劃的歷程,建議聽/觀眾在一個徹底放鬆的狀態下進入展演空間,並依照展場內所提供的 Score 所標示的不同指示任意遊走於展場。聽/觀眾可以自由想像自處身於各種公共或私人空間,比如公園裡、廟前的廣場、在居家內的收音機前收聽廣播、電視前看節目等情境。

從歌仔戲戲班、福蘭社的老師們所分享的人生表演經歷中,對於「身體」在不同的時代背景下,所延伸出對於自身的文化價值,身體的主體性的反思。《對話》作品沿著了這個思辨脈絡,對於家人、外界即有規範與價值觀所延伸出的作品。《續系列》則從北管子弟社的社會性切入,通過直接進入於淡水南北軒參與他們的活動,並經過和團員的對話與訪談,以一種後設的方式運用書寫與繪畫作為思辨的橋樑,發展出一套自己的創作與論述的方法論。

作品《下午的一齣戲》是來自一位非藝術類專業的參與者所創作的一件充滿朝氣與幽默感的作品。《下午的一齣戲》將以現場直播廣播劇的手法呈現,配與那渾然天成的幽默與詼諧的表演性,試圖把觀眾帶入她的時光隧道裡,迫使我們重新面對在那時代變遷的洪流裡,逐漸式微的民間戲曲/傳統技藝。而《來去甘老師家》將於美術館的木工工作室演出的即興敲擊樂表演,延續了對於思考民間技藝的存在價值與傳承問題的思考脈絡,以身體取代傳統樂器,直接用身體與物件的互動/敲擊的過程直接回應與展現自身對於「傳承」在傳統與現代性之間的語境下的疑惑與焦慮。

「不正當出籠 — 你們是椰子殼嗎?不,我是牡丹」不是一檔結果論的展覽,反之,是一檔「進行式」的展演活動,更傾向於體現持續行走與發掘中的狀態。在作品中指涉出對於變態的現代性、身體與性別之間的彼此僭越、傳統與現代辯證的不穩定性、和主觀意識的形塑過程,都是與台灣的漢人移住民文化衍生出的「民間」戲曲 / 劇團的對話過程中,所延伸出對於當下的的反思與探討。而這些問題意識的探討也非以一種慣性的時間軸線在演變與發展。所謂變態的現代性指涉了何謂現代性的多重面向的複雜詮釋,及體現並轉化現代性的技術操作,它並不只是面向前方,也不是「現在」或「未來」的代名詞;而相同概念也指向「傳統」這詞彙的詮釋。此展演計畫延續了主觀形塑的不穩定性的思考脈絡,以一個「過程式」或「進行式」的方法來進行,並作為展演的方法論,讓「過程」變成論述的載體之一,而不只是單純的作品 / 展覽製作所留下的時間痕跡而已。

展場內將提供以 Score 為書寫格式的「導覽」手冊,透過 Score 的引領下所牽引出的閱讀路徑,進而開拓閱讀的多面性與未知的可能。這種種的未知,看似很多的不確定性,但,這個「未知」正是「不正當出籠 — 你們是椰子殼嗎?不,我是牡丹」整個計畫裡重要的元素。因為只有在「未知」/「未完成」的狀態下才能處於持續發掘和前進的狀態,而這正是此計畫希望參與者(包括策展/創作者,聽/觀眾)能夠進入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