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渡美術館

  • 加入最愛
關渡美術館
我們必然相遇
第一章:螢幕裡湧出許多帶著傷痕的人,他們對我視若無睹,與我擦身而過
陳敬元
 
陳飛豪
 
鄭在妍
 
何尉民
 
全昭侹
 
曹良賓
全昭侹
Jun Sojung

DidaTeleportMurdertheClosedCircuit
錄像裝置
11’10”
2018

透過韓國詩人和建築師李箱的早期詩歌,DidaTeleportMurdertheClosedCircuit計畫主要針對首爾市的現代性進行探索。李箱的詩作反映30年代漢城(2005年1月19日Seoul的中文由「漢城」正式改為「首爾」)的城市現實,以及他作為建築師的經驗。首爾在殖民統治下轉變為資本主義空間,大批民眾湧入都市,現代文明帶來令人眼花撩亂的現實經歷,因而衍生非-文學性的符徵(點與線、數字或標誌、幾何圖形、數值表、漢字字符、手術室中的解剖現場、物理學中的矩陣表和公式),以及文學工具(新建立的代碼系統和透視圖)。

李箱詩歌中對於城市轉型過程所感受到的敬畏、恐懼和憤怒之類的情緒,在此作品被轉變為標誌,並強調以解構/建構態度和美學衝擊當作文學工具。這件作品從自傳獨白著手,追溯自己被困在首爾鐘路街道的閉路電視中的情況。30年代時,李箱經常行走於鐘路大街,當時路上貼滿廣告文案而現在被2018年的速度感所覆蓋,這樣的鐘路大街讓人感到既敬畏又恐懼。我對自己的存在感到暈眩,因為它被鎖定於類似閉路電視的框架後不斷在屏幕上回放。這種暈眩在背景各個角落裡遇到漂浮的鬼影,因為它透過時空隱形傳送以另一種形式發生。作品名稱取自李箱的詩詞片段,表達了超越現代性的態度,從充滿現代性直線與圓圈的世界轉換到傳輸與閉路迴路的世界。它記錄了過去和未來之間焦慮與敬畏之情,同時也記錄了一個城市的時間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