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渡美術館

  • 加入最愛
關渡美術館
關渡美術館勁秀系列III 「Mou.i.kai.魔.藝.尬-悍圖2007」
展覽日期
2007-06-12 ~ 2007-07-15

     1998年原為「台北畫派」成員的盧天炎、楊茂林、吳天章、陸先銘、郭維國、連建興、李民中、楊仁明等人,會聚一堂,正式宣佈另立「悍圖社」,揭竿向當道的裝置藝術宣戰、誓言重振平面繪畫的聲威。

     數年來他們宛如一群打不退的鬥士,以旺盛的企圖心與創作力,向世人言明平面創作無退潮的真價值。在這同時,隨著社員重返校園進修以及新成員的加入,使得「悍圖社」的藝術取向在2002年前後有了新的拓展。除了昔日單點強調的平面繪畫之外,亦融入影像、複合媒材等等表現形式,並在意象與命題之間,匯入更豐富的重組思維,追求更形深化的隱喻符徵。
    
    
然而一貫不變的是,「悍圖社」在創作主題上,雖有戲謔或嚴肅的形式差異,但在主題意識基調上,均朝向文化省思與主體思辨的路徑,他們或由政治、歷史、族群探討台灣文化的演繹,或透過生命樣態與個人經歷,表達對於真實自我的尋求,其間所表露的深刻關切與自省,不僅與創社的赤誠精神互為呼應,更是凝聚社員向心力,蔚為「悍圖社」獨步風格的主因。


     此次「悍圖社」在迎向創社十年的前夕,集結聚首於關渡美術館。他們選定以日文的「Mou.i.kai」=中文的「再來一次」,作為展覽的主標題。就字面義涵而言「Mou.i.kai」代表著「悍圖社」的再次開展;而日文「Mou.i.kai」的刻意使用,除了刻劃當今台灣大眾流行文化對於日本品味的愛好與追隨之外,另一方面則點出台灣屢次經歷外來文化移植現象的歷史情結,表達出「悍圖社」對於台灣文化的關切,依然不改初衷。此外,透過字義與發音的翻轉,以「魔」、「藝」、「尬」分別對應「Mou」、「i」、「kai」三字,標示出「悍圖社」驍戰藝術武林、長年浸藝養藝、彼此競技相較的團隊性格。

     展覽「Mou.i.kai/魔.藝.尬-悍圖2007」參展者為:朱書賢、李民中、吳天章、唐唐發、連建興、郭維國、陸先銘、陳擎耀、楊仁明、楊茂林、鄧文貞、賴新龍等12人,展出油畫、動畫、裝置、複合媒材、影像輸出等39件作品,分別展示於關渡美術館的4樓入口與402301201展場。

     作品內容除有因應本館空間所特別創作的唐唐發裝置作品<向下笑笑生>、楊茂林鑄銅立體作品<摩訶大聖羯摩曼荼羅>、楊仁明裝置作品<裝月光>之外,尚包括朱書賢花費一年半始完成的動畫新作<黑霧>、陸先銘以社員人像為題的複合媒材<悍圖八仙-藍采和>、陳擎耀針對外籍勞工所發表的影像輸出<天公開勿>系列、以及令人期待已久的吳天章最新影像輸出作品<日行一善>。此外,賴新龍<大風吹>系列、鄧文貞<賽神豬>系列、李民中<緩慢進行與接近凝結之間的分別>、連建興<微笑叮噹><豬小妹說法>、郭維國<肯尼先生的搏命演出><戲水天使的不告而別>等等,皆是近年備受矚目的代表作。


     而值得注意的是,本展覽在當代藝術與當代文化特色方面,亦提出不少前瞻性觀點。在視覺造形與創作主題之間,可發覺此次展覽作品充斥著「想像」與「象徵」兩大視覺造形要素。若以拉岡精神分析式的後現代論來看,這兩大要素正是統合何謂「我」、影響主體構成的決定性因子。而同樣是關注平面表現可能性的日本當代藝術家村上隆,其<Super Flat>系列被定位為拉岡「鏡像階段」的「想像界」,是最激進、最徹底的後現代主義表現。就這一點而言,具有「想像界」、「象徵界」並立與交錯狀態的「悍圖社」作品,意味著更形清晰的主體獲得,代表著邁向「現實界」的可能性以及脫.後現代主義表現的未來性。

     此外,在當代文化特色方面,儘管當今全球化的呼聲不斷,但是人們對於主體性的探究卻不曾忽略。尤其是當人們身處「媒體」製造「文化」的日常環境(Media Culture),「集體意識形態」儼然是國家透過「媒體」所運作出來的生成物時,勇於揭露真相的「知識分子」,便成為社會知性的導航與希望的指標。若以此對應「悍圖社」,可發覺上自作品題材、內容表現,下至社員個人對於自我的社會定位認知,皆不離當今文化對於「知識分子」的角色設定與期待,而批判、戲謔、嘲諷(irony),往往是他們在作品中擅用的共通性警世手法。若論其間所散發的強烈社會使命感與深沉的文化觀照方式何以來?核心社員們的成長背景-1960-80年代台灣政.經激變、種種價值觀黑白顛覆的年代,當是重要影響因素。

     整體而言,「Mou.i.kai/魔.藝.尬-悍圖2007」在豐富的表現形式、鮮明的個人風格與共通的創作理念交織下,展現多層次的藝術內涵與作品詮釋文脈,除為觀者提供有效了解「悍圖社」的平台之外,更為台灣當代藝術的發展提供清晰可辨的足跡與脈絡,揭示多種面向的回顧與前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