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渡美術館

  • 加入最愛
關渡美術館
任其自然
張光賓教授95歲草書唐詩暨焦墨山水展
展覽日期
2008-12-05 ~ 2009-02-08

《不副規矩,從心所悅》張光賓教授95歲草書唐詩暨焦墨山水展

/趙宇修

因為迅速遞變的外在環境,對當代藝術類型、表現內涵、手法、品味等的消長推波助瀾,書畫藝術也相對快速式微。科技疾速汰換了生活的型態,一代代人復有不同的成長外緣,在更短的時間差裡造就新的觀念取向,也擴大了美感認知的個別差異,藝術的新與舊也以更快的速度被更迭。暫時退居次要的書畫藝術在領域相互滲透的風潮下,即使能重為顯學,或也將是全新的語彙。

從另一個角度看,資訊的爆炸讓我們誤以為生命就是一種不斷的充填、下載並更新,地球也因為人類無止境的慾望,藉科技方便所帶來的摧殘,造成深澈的傷害和毀壞的前兆。不再恣肆的耗損地球資源雖是當務之急,根本要務則是向內回看。因此,從內觀深瞰生命的本質、與天地一體的宏觀察照、「為道日損」的減法哲學等,是跨越時空值得提醒的生活命題。

天人合一的生命觀照方式,早已在先秦哲學的鋪墊下,化入歷代書畫美學的膚骨氣脈之中。在文藝踐履途中,仍具有隨手拾掇和持續傳遞的價值。具有文化良知與使命的人,為了引領書畫藝術脫離尷尬窘境,透過各種展覽命題和形式,提供書畫從事者反芻自身之處境,企圖注入活水、回應新的見地進而契入當代美感文化的核心,或許是一帖良方。

張光賓老師正是傳統書畫美學的傑出行者,跨越近一世紀的研究、創作及教學生涯,年屆九四高齡的老師於書畫藝術猶然自強不息。他對生命的通透與態度的豁達,反應在他書畫的筆線質地和意境的追求裡,他的水墨與近現代多數再現局部視覺世界的手法迥異,是典型在書畫作品裡能映射宏觀天地的創作類型。

他的創作格局不是耽溺小巧筆墨技藝者所能夢見,帶有草篆筆意的焦墨點描山水,以不帶執見的玩心自在點寫心象以供臥遊,畫法與書法不僅相通,已是一如。八十七歲以後,焦墨點跺的山水輔以草書長款,不僅妙作迭見,也因為深湛的草書功力,統一了勾點與款識的境界。九十一歲蛻變出焦墨排點皴法,山巖造形更加從心所悅,尺幅也多長卷厚冊鴻篇巨帙,輔以遒逸自在的長款,使其躋身風格卓特氣象恢宏的大家之林。最妙的是晚年變法,完全脫化,書畫與人俱入老境,越老越妙。技術被遺忘而昇華,內涵因歸真而解脫,因此有種不可言說的奧妙。

他對草書的研究、推廣和創作質量,是在于右任領導的「標準草書」之後,最有成就的書家。為了後輩學子容易識讀草書結組,從崔瑗《草書勢》「抑左揚右」、「圓不中規,方不副矩」二語啟發他整理出二十六條簡易的識草口訣。

此外,以往學習草書的人,總是從《十七帖》、《草書千字文》、《書譜》等帖著手,但是這些法帖不僅字數有限,文義的流通性也不高,容易造成入手的障礙,讓初學者覺得草書懸遠而視為畏途。光賓師為未來的習書者便利著想,先後以草書抄錄流通廣泛的詩詞名著,如「唐詩三百首」、「宋詞三百首」、「菜根譚」、「東坡樂府」、「道德經」、「陶淵明集」等冊頁,無疑將會成為未來學習草書的人最容易入手的範帖,裨益將極遠大,可見其推廣草書的苦心!

此次展覽包含光賓師在九三高齡,費時半載所書寫的「草書唐詩三百首」卷軸和焦墨山水近作。如果我們試著學光賓師常說的「靜下來,放輕鬆」,面對作品不只浮光略影的觀其大略,而更貼近作品,緩步觀覽,或許會發現他書畫裡每個點劃正在為我們薰習一種人生態度--「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