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渡美術館

  • 加入最愛
關渡美術館
ONE PIECE ROOM 陳慧嶠個展—樹上的雲
展覽日期
2012-03-02 ~ 2012-04-22
樹上的雲,我的雲
文|蕭淑文


雲朵、球體、飛鳥和大海,形式和聲音都在那裡我即是我所在的空間陳慧嶠

陳慧嶠在一次訪談中說出:「夢境是我一切創作的起點」。毫無疑問,陳慧嶠想藉著夢的動力來驗證主觀意念的創作價值,這其中夾雜了大量的想像、創造、心理真實所激發出來的獨特的個人世界。在這裡,她彷如進入冥想的角落去想像天地宇宙。夢是她觀看、思索及質問世界的介殼。夢也潛藏著她的意識,召喚了藏身角落的內在靈魂,去尋找個人存有的狀態。


佛洛依德也認為要真正瞭解一個人,必須先瞭解他的夢,因為透過夢,人們的真正想法及真正面目才得以揭露,人經常以一個夢者的方式回應了他們潛在的意識。

「樹上的雲」,陳慧嶠化身為詩人,詩人善用意象提供一個超越表象的世界,一個從現實事物抽離出來的世界。於是,詩人創造了不同的世界,她穿梭在雲朵、球體、飛鳥和大海的視象裡。宇宙星辰的幻象也僅僅用素樸的工業物件表現出來。這些意象覆蓋了現實的世界,它們不能合理化外在的世界,卻包容更大的想像,繪出完完全全屬於作者的夢──私有的雲。 

然而,反映在陳慧嶠的創作中,總保有一種矛盾的張力──她善用系統化的分析,去建構自己的感性。關於這點,
空間裝置作品《樹上的雲》提供了一個實例。在自述「雲朵、球體、飛鳥和大海,形式和聲音都在那裡」這段文字裡,每一種意象都是作者想像出來的;但卻都是我們在日常世界所熟知的具體意象,在這裡這些意象暗示一種輕柔、寧靜、廣漠的質地,融合了自然的以及人為的元素,創造了一個天與地接合的空間感。作者整合了私密的內在和公共的外在,流露出對美化世界的想望,並藉此遁逃至她所癖好的場景裡。
 
「我即是我所在的空間」這個句子出自陳慧嶠本次個展的創作自述,原出處係來《空間詩學》,加斯東巴舍拉Gaston Bachelard)著,龔卓軍、王靜慧譯,台北:張老師文化,2003,頁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