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渡美術館

  • 加入最愛
關渡美術館
光譜的稜線
展覽日期
2014-12-26 ~ 2015-02-15
 光譜(Spectrum)原本是一種視知覺下的辨色層級分布,帶著科學理性的分析性語言與界定性的範域,然而,光譜本身卻是一種內在分色的不可區辨性(indiscernibility)之下的一種穩定的譜式。換言之,就是即便光譜可以權界出極黑與極白之外的不可見域外(如紫外線或紅外線),但眾所周知黑與白之間的色彩絕非只有七種之多。

  光譜的原文Spectrum在最早在拉丁語中既有「影像」(Image)和「鬼影」(Appriation)之詞意,而今日英文慣用的spectre和美語慣用的specter都來自於此。而這些詞彙都是當代哲學影像論的重要概念:德勒茲在《差異與重複》中對於Image的幻影式論說,或是布希亞在《擬像與擬仿物》對於Image的超真實理論,都是對反於柏拉圖主義式的洞穴論與真理政體,而德希達的「幽靈纏繞論」(Hauntology)則全面取代了傳統哲學的「本體論」(Ontology)設想。

  當代捷克文學作家赫拉巴爾的短篇小說集《中魔的人們》(Pábitelé),實則也體現了人們(每則故事中的巴比代爾人)在此種在東歐馬克思主義幽靈壟罩且無深度之擬仿物的獨存極境中,展開一連串於原本在該社會地景與政治空間中不可能的觀視與操演,該小說集中的開篇,就描述了一位居住在滿布著水泥廠房城鎮中的一個布林甘家族,人們因為具有某種「鑽石孔眼」而皆可以從整片灰白的風景中看見色彩,伊卡爾的父親想徵詢小說主人公他愛畫畫的兒子是否能憑他的繪畫到布拉格在美術上有點出息,赫拉巴爾這樣寫道:

  布林甘先生用鐮刀撩開窗廉,一陣細細的粉塵立刻從窗簾上飄落下來。

  「您瞧見了嗎?」他大聲喊道,「您瞧見那邊的色彩了嗎?廚房裡的這些畫差不多都是在這一帶畫的。您仔細瞧瞧那邊,五彩繽紛!」

  布林甘拉著窗簾,我順著他的指點放眼望去,可是外面的景色一派灰白,彷彿麕集著一大群老象。

  本展覽希望不單只是一個單純的繪畫或錄像聯展,而是一個去追問和探索在極黑與極白中是否能看到色彩,乃至於這些色彩的光譜,是否還有一種特定的高度,如彩虹之上的霓,如柏拉圖洞穴之上的山脈稜線?抑或,在這個藝術觀看機制已然確立的白盒子之中,在這個社會與政治場域中一片慘白與滯悶之中,身在此處的人們如何能如同中魔般看見色彩之藝術家,他們是否存有著一種同樣光感的知覺中軸線,一種幽靈皆有的肉身背脊或政治風骨,一道可被共享的光譜稜線?以上是為本展覽策畫的理念與追索企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