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渡美術館

  • 加入最愛
關渡美術館
九色鹿-邱承宏個展
展覽日期
2015-03-06 ~ 2015-05-03
 藝術家邱承宏近年創作型態多以錄像與雕塑所共構的裝置作品為主,本展「九色鹿」乃是將作品「大理石廠工人」以及「觀音」做一統整性的部署及延展。內容以其長居的花蓮地區為起點,將探索的意識鏈結到家族的、工業的、自然環境以及宗教性等的多項層次上。透過這種在地性的考察,將其對家鄉的歷史與地理的認識,勾勒出饒富個人特質的生命經驗。

猶如他近年的創作裡,木材與大理石在作品的元素運用上佔據相當重要的比例,同時也是我們觀閱的索引,他善於運用金箔,敷予在那些充滿歷史舊痕的物件上或是其縫隙中,藉著這樣的填補,轉化了物件的歷時感,如此的手法,彷若某種宗教性的聖物化操作。 對於這些舊物的感懷,這裏可回溯到日治時期,他的外公學習木造建築工法後來擁有屬於自己的木材工廠。自幼成長於斯,藝術家的生活記憶即是圍繞在與工廠相關的事物上而花蓮地區以出產大理石而聞名,對於藝術家來說,這則像是藉由另一種產業來書寫一些關於家族史的體悟。從日治時期林木業的蓬勃,到民國六十年政府開始限制砍伐,當地才轉而開發礦石業,而大理石廠的興盛,也帶動了其他如佛像石刻等的行業發展。另一方面,他也意識到那些在大理石廠裡的外籍勞工亦是隨著某種時代性的需求而出現,在錄像「大理石廠工人」中,兩位推著金箔推車的外籍工人為整部影片的主軸,他們漠然地推動著嘎嘎作響的推車,穿梭在漆黑的廠區裡,這些無名的勞動者,或將如那已被淘汰的推車,隨著產業的興衰與時代更迭的脈動裡,黯然地出現或離開。

在錄像裝置「觀音」裡,乃是藝術家對於礦業思考的延展,在影片中,鏡頭時而呈現刻磨觀音像的局部特寫,或是一些小昆蟲與植物的畫面,有機的生物對應著無機的石材,但從另一面來看,也彷彿是短促的生命對應著一種永恆的精神層次。而藝術家也在拍攝現場蒐集了那些在佛刻工廠裡,塵落在地上的大理石粉屑為塑造原料,自內而外,漸次地形塑出一隻隻姿態各異的水鹿。石材在工廠中被刻造成一尊尊觀音神像,而藝術家則讓鹿群誕生於那些相同原料的石屑。他選擇了出沒在花東一帶高山地區的保育類動物-水鹿做為造型藍本,一方面試著從人文產業擴展到對其居住地域的自然生態層面的刻畫,另一方面,「鹿」這個視覺形象所指涉的,則有另一層屬於宗教意象上的精神探索。在佛教的寓言故事裡,「鹿」是經常被提及的一種動物,無論是拯救人類或是鹿群,「鹿」被視為是佛陀的前世化身,同時也是藉其奉獻、捨身的故事,傳遞了一種救贖與教化的精神,因此在「觀音」一作裡,我們可推演若佛刻造像生於石材,那麼那些被削去的屑石則是為此目的而犧牲的同體,而藝術家讓它們再獲新生。

生活在一個虔誠的佛教信仰家庭裡,我們似乎可以反推藝術家在學院體系下從西方雕塑的造型發展邏輯,衍伸至個體的生命體驗之中,無論是藉由金箔的運用、觀音石刻的紀錄或是水鹿的雕塑等,藝術家透過他對家族生活史的敏銳感觸以及人文自然的地理探勘,探索著那介乎物質與精神間的神秘薄膜,並從中發展出一套關於宗教與藝術之間的記憶修補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