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渡美術館

  • 加入最愛
關渡美術館
忘山-謝牧岐個展
展覽日期
2017-07-21 ~ 2017-09-24

 「忘山」圍繞著我如何以繪畫的方式去面對傳統風景畫自身的歷史脈絡,因此我所面對的不是實際的自然風景,而是把以風景為題的畫作為對象。於2016年「前山」個展中,因個人的地緣關係開始以觀音山為起點,其目的透過風景與人的歷史建立起過去與當下的脈絡,更可清晰述說著,從何而來,又將由何而去。因此我開始留意風景畫的繪畫概念,如何在台灣這塊土地上被形成與建構,也回溯到十九世紀初這輩的台灣第一代畫家身上。

 於創作的過程中,面對著臨摹與取其風格再創造的繪畫狀態,當中十分的使人玩味,某部分又像回到像初學者般,意圖讓思維與圖像更接近些;時而又必須跳脫框架,用個人的方式詮釋。誠如前輩畫家陳慧坤提及的繪畫經驗:「看塞尚不只看到塞尚, 一定要從看塞尚而看到自己。」 註1 我同時在看塞尚也看自己的狀態下拉鋸。因此我將這樣拉鋸的狀態稱作為「忘」,即是對於繪畫狀態的形容,透過研究學習後,進而放下所學,讓它成為自己的一部分。「山」則是以風景畫與人物的歷史為寫生對象。

 風景畫作為一種繪畫的題材分類,呈現畫家所看到的世界。在風景畫的世界裡,風景也是載體,承載了作者的意志與心念。因此風景畫裡一草一木都可化為特定的象徵意涵。「忘山」的作品中,出現許多芭蕉樹、觀音山、淡水的圖像,經過重新組構安排,凸顯了時代不同對於風景畫概念的差異,同時「忘」字同音「望」,也意指著該如何觀看這片風景(畫)。這之間產生與傳統風景畫脈絡的對視關係,讓風景畫不僅是風景畫,繪畫也不再只是繪畫而已。繪畫成為創作者需面對的問題,問題本身即代表藝術家思索的路徑,每張畫作都是藝術家給自己的問題,如何解決問題,變成一個很有趣的迴圈,透過創造去回應問題,再由問題去解釋為何創造。

  註1《臺灣美術研究講義》,謝里法著,〈臺灣美術史個別研究篇–(9)塞尚的研究者:陳慧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