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渡美術館

  • 加入最愛
關渡美術館
搏擊俱樂部—悍圖20年
展覽日期
2018-05-11 ~ 2018-07-08

策展人:胡永芬

協同策展人:賴佩君

燈光統籌:何仲昌

視覺設計:魏妏如, 陳彥如

藝術家:楊茂林, 吳天章, 陸先銘, 郭維國, 李民中, 楊仁明, 連建興, 賴新龍, 唐唐發, 涂維政, 鄧文貞, 朱書賢, 常  陵, 陳擎耀

 

文/胡永芬 | HU Yung-Fen

作為台灣當今可謂最為活躍、重要的藝術家群體之一「悍圖社」成立滿二十周年的回顧性展覽主題:「搏擊俱樂部」(Fight Club),展名挪借自1999年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導演的同名電影;而這部電影,則是改編自美國自由記者、也被稱為是一位越界小說家的作者恰克.帕拉尼克(Chuck Palahniuk)於1996年出版的同名小說。電影比小說更廣為人們所熟悉。

從「搏擊俱樂部」這部電影敘事,與這次策展思考「悍圖20年」的展覽脈絡,兩者的文本可以建立幾個值得對映的所指;其一,Fight Club這部電影在華文世界的另一個譯名是「鬥陣俱樂部」,而「鬥陣」一詞在台語系統的語意,表述了一群在某種情感基礎上的人們(歡)聚在一起的樣貌;這對應了悍圖社這個組織自成立之初,就是一群從文化大學美術系前後屆畢業的青年藝術家們,感於藝壇的形勢艱困,各自力量單薄,決定集結前後輩同儕好友的力量,一路相濡以沫,在智識、策略、與情感上交織成為彼此的支持系統;另一方面也是他們集結眾人資源、共同分擔成本,形成一個更為強大作戰團體的歷程。大衛.芬奇的電影中,由愛德華.諾頓(Edward Harrison Norton)與布萊德.彼特(William Bradley Pitt)分飾的主人公,百無聊賴興起進行了一場毫無護具的肉身搏擊賽,鼻青臉腫卻是酣暢淋漓,於是擴大組織成為迅速蔓延全國在各個城市紛起的地下組織「搏擊俱樂部」,終於形成一個挑戰城市秩序具有毀滅力量的組織。這和「悍圖」結社之初的原意十分相近,而「悍圖」也一樣地從偶然走向必然,成為挑釁藝壇既有秩序的年輕新興組織,一個野性放肆的「搏擊俱樂部」。

其二,屆臨團體成立20年,現今悍圖社14位成員們,從青蔥少年步入中年、從絢爛的中年穿越壯年,無論是藝術還是人生,皆無可迴避地走過一大段漫長的路程,到了必須回頭省視的時刻。這部電影結局的殘酷與震撼在於主人公終究必須自己與自己對決,而且只能你死我活方得罷休;這跟每一位以藝術家作為生涯宿命者所面對的殘酷何其相似!本次20年回首、具有階段性意義的展覽,亦刻意地安排成一場讓每位成員們自己與自己的對搏——每位成員早期階段性代表作品,與近期創作的新作品,將並置於展場,今得盛名的悍圖社成員們,藉此回望自己的創作歷程,讓過去的自己,跟現在的自己相互搏擊、對峙,既是回顧返視,也是重新啟步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