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渡美術館

  • 加入最愛
關渡美術館
「藝想世界 」2012關渡雙年展
劉建華的物質主義與安靜美學
(節錄)
張冰

 

在過去將近二十年的藝術創作生涯中,劉建華通過不同材料、風格與表現形態表達了自己的藝術主張,也呈現了自己在不同時期和不同年齡階段對藝術自發性和創造性的不懈探索。

 

經歷過多年對社會學意義的探尋之後,自2008開始, 劉建華的作品轉向對“安靜美學”概念的思考。這包括眾所周知的《無題》系列和在尤倫斯展出的《哮牆》等。本次在臺北關渡美術館展出的《骨頭》、《白紙》和《落葉》也是其中之一。

 

這些“安靜美學”的作品與過去具有明顯符號化特徵和 社會現實意義的作品截然不同:一、這些作品從過去對敘事結構的執著轉向今天對形式語言的反復推敲;二、作品的具體形態與現實意義逐漸脫離,朝向抽象和極簡主義的方向發展;三、作品運用當代藝術語言來表達中國傳統美學的內在氣質,側重帶給觀眾精神冥想和思考空間;四、藝術家回歸陶瓷近乎苛刻的完美工藝要求,在傳統與現代的結合中寓含更多的理性思維。

 

劉建華的曾經這樣談論自己的作品:「當今似乎很多人喜歡和習慣將很多意義賦予到作品之中,通過一些敘事的手法或者符號化的形式來表現所謂宏大的主題。但是我想反其道而行之,我想去除掉這些所謂的涵義,而更加注重作品給人的精神體驗與知覺感受。」《骨頭》、《白紙》和《落葉》這組作品如同傳統國畫中“留白”的處理方法,較之於外在的形,更注重整個作品帶給觀眾可意會而不可言傳的精神體驗。所謂的骨頭、白紙和落葉只是一種沒有具體對應物的象徵,這些物體最終只是作為一個載體,與它們存在的空間一起,形成一個抽象的場域,一個需要觀眾感知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