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渡美術館

  • 加入最愛
關渡美術館
教育推廣
活動訊息 Events
回活動一覽表
3/26【林惺嶽與當代美術思潮】大師對談會花絮
分享至 FaceBook
3/26【林惺嶽與當代美術思潮】大師對談會花絮

活動名稱:【林惺嶽與當代美術思潮】大師對談會

活動時間:2008/3/26(三)13:30-15:00

活動地點:台北藝術大學 美術學院F215教室

參與對象:校內師生及一般民眾

主 講 人:林惺嶽教授與國立台灣美術館研究員蔡昭儀女士

活動內容:配合關渡美術館展覽檔期【歸鄉—林惺嶽創作回顧展】,特邀林惺嶽教授親臨現場講述其創作歷程。同時,安排曾策劃林惺嶽首次回顧展的國立台灣美術館研究員蔡昭儀女士,前來分享策展過程中點點滴滴,和當日與會者一同深入林教授的藝術世界。

 

3/26【林惺嶽與當代美術思潮】大師對談會現場實錄

 

展覽緣起

現任國立台灣美術館研究員的蔡昭儀,其研究觸角橫跨了台灣與亞洲的當代藝術,她離開母校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多年之後兌現所學,一手促成林惺嶽創作生涯中的首次回顧展。蔡昭儀表示,當年的恩師,如今仍是以開放與包容的態度,才讓整個展出方向可以順利定案。她將利用老師創作歷程中的起承變化,來作為主題之間的分野,並在關渡美術館的展出場域裡以三個區塊進行規劃。

首先,【鄉關何處—在超現實中獨立蒼茫】代表第一個創作階段,這個主題的構想源自於老師近年來的一幅創作,畫中老鷹散發出獨立且蒼茫的氣息,彷彿可以被視為創作者自身的另一種表述。而回顧其創作脈絡上的跳躍性走向,從六、七零年代的超現實表現,八、九零年代的自然繹寫,到了兩千年之後又轉向超現實。假如說藝術家都有複製自己的傾向,則林惺嶽並不在此假設內,無論在意象和構圖上他都有明顯的轉化,也足以說明其對不同時期歷史所投注的關懷。第二部分,【夢土記寫—自然意境與土地經驗】,此階段開始出現大量取材自台灣在地生態的作品,通常以大尺幅的畫布來意寫山川與巨石,將焦點放在土地奧意的思考上。最後,第三部分【歸鄉—建構棲居的詩學】,則展現對生命中所有苦難的超脫。此際,以人物作為描繪主題的比例大幅增加,經由畫筆側寫出作者探討與詮釋周圍人事物的過程。臺灣文史學研究者陳芳明對此還曾撰文讚嘆,認為林惺嶽將超現實意境帶進台灣山水,對台灣這幾十年的歷史風雲變化提出了註腳。

 

歷史鑄造了林惺嶽的創作觀

生於二次世界大戰,歷史顛覆並沒有對幼童時期的林惺嶽造成多大困擾,直到他就讀於台中一中中學階段,經由校內定期刊物才大量接觸冷戰和二次大戰的論述。當時曾萌生的一個矛盾是:究竟日治時代的出征者是為國捐軀或者為敵人打仗?

戰後,世界面臨新秩序的重建,美、德諸國皆有《名將回憶錄》的問世,同時還有沸沸揚揚的戰後審判開跑。然而,此時所謂公平與正義尺度似乎是由戰勝國來掌握,同時,歷史文化範疇中的發言權也面臨交棒。以藝術史的發展為例,戰後美國開始轉向抽象表現主義風格,並且利用其經濟與軍事上的霸權來推行這種視覺語彙。而以顛覆歐洲藝術為目標的文化馬歇爾計畫,首先在戰敗國德國得到迴響,當時的德國熱衷於國際化,還曾舉辦卡塞爾文獻大展大力表揚抽象表現主義。

孤獨的況味—和世界潮流對抗

林惺嶽從1950年代開始從事創作,正逢崇尚視覺語言純粹化的新秩序方興未艾之際。他曾在聯展畫過兩幅這類的作品,也順利的找到買主,更促使其體認到潮流的盲目性。從美國行動藝術開創者波洛克(Jackson Pollock,1912-1956)未辦展先走紅的現象看來,足以說明當時的美國已有能力製造藝術英雄,對此,他始終認為真正的藝術家應該要勇於為民眾發聲,即支持“前衛藝術等同於前鋒部隊”的說法,而這樣的理念,也導致其在藝術創作路途中總是踽踽獨行,孤鷹一般。

一開始是被迫孤獨,隨後則是勇於孤獨,末了開始享受孤獨。林惺嶽的創作回顧展雖定名為“歸鄉”,但事實上,他仍在持續探索與沈潛,這是一條還未走到終點的尋根之路。同行的路上,他不忘提醒後輩,務必揚棄國際評價、珍視作品與觀者間的溝通,提出屬於這一代的新品味與新思考!     
                                                                                 (文/關渡美術館實習生 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史研究所一年級 楊佳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