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渡美術館

  • 加入最愛
關渡美術館
教育推廣
活動訊息 Events
回活動一覽表
實驗研討會:<露台:主觀千種>藝術家連潔和恩佐‧卡馬喬-選擇的餘地
分享至 FaceBook
實驗研討會:<露台:主觀千種>藝術家連潔和恩佐‧卡馬喬-選擇的餘地
《選擇的餘地》是一場由藝術家連潔和恩佐‧卡馬喬所帶領的實驗研討會,此研討會將把關渡美術館視為一塊土地來思辨。

本研討會試圖將關渡美術館納入區域和全球土地鬥爭的系統。藝術家們將會分享他們持續參與的菲律賓農民抗爭故事,並且將這些故事與台灣原住民的土地行動進行對話。這些鬥爭運動要求土地被公平分配並希望可以在共識的凝聚之下合作管理土地,或是要求對土地的傳統領地關係予以充分地承認和尊重。在這樣的思考下,藝術家始質疑人們在今日的統治經濟和政治制度下對土地的基本假設為何?透過這次研討會,藝術家將與參與者一同重新構想一個抵抗殖民主義掠奪土地和以利益為導向發展的土地關係,嘗試在不同的變革動機之間去改變。這種嘗試的集體想像即為《選擇的餘地》,也是一種以藝術作為替代方案的嘗試:如果我們與土地的關係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藝術又將如何發展?

研討會將圍繞四個關鍵字進行組織,每個關鍵字均源於不同歷史時期的國家話語,每個詞語也都表達了不同的土地概念及其合法所有權:
 
無主之地
邊疆是時間和空間的邊緣:一個尚未測繪、尚未監管的地區。這是一個未測繪的區域──意指即使是在計劃中,也可以將邊界想像為未計劃的。邊疆不僅是在邊緣被發現,他們也是進行地理和時間經驗的項目。邊疆糾纏著異象、藤蔓和暴力製造荒野,這樣的野性同時擁有物質性與想像性。

傳統領地
有人問,傳統領域是以哪個年代為準?原住民傳統領域不是一種遠古、不變的事物,也無法呈現一百年前的實況,而是比較像是「現在的人為了所選擇的將來,對過去進行的詮釋」。

耕者有其田
土壤是權力下放和深層民主的隱喻……,消費者民主是與經濟獨裁有關的偽民主,使真正民主的土壤荒蕪。真實的民主就像植物一樣,從土壤開始生長,而人民的參與正是成長的肥料。

房地產
土地是權力、財富和地位的隱喻。